靓丽武一斫

q2377220165

请和我扩列
我是寂寞武一斫

【水果组】Distance Flower

*小可爱们食用之前先看看这个免得毒着咯
*灵感来自《西线无战事》,一直很想写一些军旅的故事
*背景为二战时期,如果有时间或者专有名词的bug请指出
*可能有其他cp和少量路人x马可,我会在tag中打出来
*全是瞎几把扯淡产物,看看娱乐娱乐
  <0>
四月初的下午两点,是一个花香、草香、阳光温暖催人入睡的时候。但现在这里的天色并不像下午两点,空气中弥散着被炮弹炸成尘雾的泥土,像一团巨大的红色水母,挤上天空,把战场笼罩在狰狞的血色之中。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铁绿色和棕红色,诉说着刚被炮火和毒气蹂躏过的凄凉。
再往北边去一点的战壕里,穿着蓝军服的士兵横七竖八的躺着,他们都是第二连的新军,十八九岁的样子。有的被炸成两截,腰部以下的部位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有的失去了头,后来别人在七十码开外发现了这个五官扭曲,被高温考炙的无法与身体对接头颅,只能把它扔了;有的腹部被流弹打中,白花花的肠子和未能消化的食物在灰褐色的土地上拖出一道道显眼的痕迹,他一定相当痛苦。可怜的年轻人,他们都死了。还有几个用残破的身子喘着气,发出微弱的呻吟。
战壕的深处,几个存活的士兵挤在一起。入口处那些死尸和将死的人是他们冒着脑袋被炸飞的危险拖进来的。这些新兵蛋子服役不过一年,他们还没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也不知道朝他们脑门子上来一枪才是对这些伤势过重无法救治的同伴的最好馈赠。现在,他们用衰弱的神经感受壕外的炮声,焦灼的等待换班的时间。
马可波罗端着他那份食物狼吞虎咽。意大利面和炖牛肉塞满了他的胃,他已经好久没吃这么饱了,感觉好像做梦一样。大概是真主对他活下来的奖励。不仅如此,这次的葡萄酒和烟草也是双份——第二连的士兵仅剩下八十几个,而伙夫这次仍然领了一百五十个人的物资。不然即使是意大利人也不会对士兵如此慷慨。
这就是1941年的西线,在法国和意大利的接壤处,一批一批年轻的生命葬送在这片红土上。马可波罗的世界,没有春天的温暖。破碎的枪支,不知道从哪儿飞来的弹片,胡乱的插在尸体和土地上。
<1>
1942年夏天,德国已经开始了他最头疼的两线作战。西线的德意联军暂时放弃了进攻,同法国人比赛挖战壕。一年下来,驻守的第二连士兵从一百五十个锐减到五十多个。连长说,上头会给第二连补满一百五十个兵。
马可波罗和迪恩被打发去引领新兵,连长自己在高级帐篷里喝冰葡萄酒吹凉风。马可波罗绕开被炮弹炸出的一个个坑,拣好路走。身后传来的炮声越来越不清晰,这让他可以放松自己的神经,胡乱的想些乱七八糟的事。
一年多了啊,马可波罗感叹,没想到自己也变成老兵了。自己活下来了,也不知道这场战争什么时候能打完。
迪恩拉住马可波罗的下摆 ,马可波罗默契的停了下来,两个人坐在一棵被炸断的书上。迪恩是马可波罗刚入伍时第一个交的朋友,两个人亲的能穿一条裤子,对方仅一个眼神就能会意。迪恩拿出水壶,啜了两口酒,递给了马可波罗。后者抿了润润嘴,战场上的酒真的没什么味道。他眨掉眼睛里的水珠,就听见身后传来汽车的鸣笛声。
马可波罗和迪恩分别走在新兵队伍的后方和前方,他们排成一列朝前走。年轻人的脸上没有丝毫对战争的恐惧——从教科书里学的,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热情高涨。
马可波罗看着眼前这些激情四射的新兵,忍不住想笑。说不定是嗤笑,他们完全不懂接下来等着他们的是什么。连珠炮火,掩护炮火,狙击炮火,地雷,毒气,坦克,机关枪,手榴弹,样样要你命。这样想着,他真的笑了出来 嘴角止不住抽搐,好像有人用力拧他脸一样。
一道目光射过来,马可波罗被盯得浑身发麻。他的嘴角停止了抽搐,寻找目光的来源。果不其然,有人在看着自己,那双眼睛的主人意识到自己被发现了,把头别了过去,脑勺后湛蓝色的头发随着脚步一甩一甩。
看起来不像是欧洲人。马可波罗想,还有谁会在战场上留着一头麻烦的长发呢?否则他就是个流氓,在军队里混饭吃。马可波罗胡思乱想,不管怎样,那道目光绝不是在酒吧搭讪时该用的,它明显充满了敌意。
顺利抵达了军营,迎接新兵和两个带路人的是连长的一顿臭骂。他好像酒喝太多了,拍着桌子站起来的时候差点被椅子别到脚摔倒。他涨红了脸,用与他身材完全不相符的尖细嗓音,像疯狗一样唾沫星子乱飞的嚎叫:
“怎么这么慢?!你们损失了整个连的生命!不要以为是新兵就可以不服从军队的秩序,全员——罚站到六刻钟!!!”
马可波罗和迪恩相视苦笑了一下。然后,他们一百个人,迎着毒辣的太阳,汗流浃背的保持着军姿立正姿势站了起来。
连长终于坚持不住,在酒精的作用下睡着了。鼾声从帐篷里钻出来,每个人都听到了。亚瑟,第二连里最年长的小伙子,隐忍刚毅的一个人,在这群人里面有很高的威信。他向连长帐篷里探了探头,朝着最前排的迪恩笑笑:
“你们可以歇歇了,小伙子。”
那些新兵傻傻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马可波罗吹了声很响的口哨,朝着些面面相觑的年轻人们说:
“意思就是解散了!来坐下喝口水,在这里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尽管问吧!”
人群中穿出一阵欢呼。亚瑟竖起一根手指头放在唇边,指了指帐篷,他们心领神会,都压低了声音。
马可波罗身边围了四五个新兵,他们都跃跃欲试,亟不可待的想知道具体去前线的时间。马可波罗胸口涌起一种复杂的感情,但他还是灿烂的笑着说:
“快了,大概还有一周左右。”
他们叽叽喳喳的自己讨论起来,这让马可波罗有了喘息的空当。他拍拍胸口,想摆脱这种不愉快。还没说两句,这群小崽子又连珠炮似得问了起来。马可波罗为了表示自己没兴趣,眼神四处乱飘。
他看到了那个赶路时盯着自己的长头发的小伙子。令人诧异的是,他还在原先的地方站着,身子挺的笔直,两只手自然下垂,中指贴着裤缝,目光正视着前方。任凭汗水流进眼睛里,他都没有眨一下。
这次轮到马可波罗发问了,他用胳膊肘捅了捅离他最近的那个人,朝那个蓝头发的青年抬抬下巴:“他什么情况?”
一阵尴尬的笑声过后,被问的人小心翼翼的说:“什么什么情况...现呗。”
有人有接了一句:“因为他是个日本人。”
“他叫什么?”
“橘右京。一个难记的标准日本人的名字。”
他们又笑了起来,马可波罗也笑了起来,不过瞬间他的笑容就凝固在脸上,然后碎了一地。
橘右京背着阳光快速的瞥了他一眼,虽然只有一眼,马可波罗却感觉到一阵恶寒。冰冷冷的眼神与之前那个别无二致。
橘右京脸庞两侧的发丝被汗濡湿成一绺绺,贴在额头上痒痒的。马可波罗拎着一条湿毛巾,朝他脸上胡乱抹抹,指望他能做出些别的举动。比如动一动胳膊给他来上一拳,或者张张嘴问候他亲戚。但橘右京只是眨了眨眼睛,看都没有看他一眼。马可波罗叹了口气,转过头离开了 ,用很小很小的声音说:“真是个奇怪的人。”
但橘右京还是听见了。
六刻钟,橘右京紧绷的身体轰然崩塌。他扶着自己的长刀,颤悠悠的走到几个木箱子那里 坐了下来。晚饭时间早就到了,橘右京发现,一碟番茄意大利面完完整整的在桌子上摆着,旁边还有一只向他招手示好的马可波罗。
“嘿,那个橘...橘右京,这是你的晚餐。还有你的香烟和酒。”
橘右京安静的端过意大利面,没有去接其他的东西。他开口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
“谢谢您,马可·波罗先生。”
马可波罗被他礼貌的态度吓了一大跳,他晃了晃手里的烟酒说:
“嘿,你还有东西没拿完呢。别让我替你揣着,说不定就不还给你了。”
“请随意。”
马可波罗尴尬的把他们放到桌子上,不安的搓着衣角。你他妈真像个要和女人上‖床的老处男,马可波罗默默地骂了自己。
“为什么不要?在前线这可是些好东西,他能让你保持精力充沛。”
“武士不需要那种东西也可以保持精力充沛。”
马可波罗这才注意到他的长刀,也似乎明白了他死板的根源。
“我替你保管着,你需要时随时来拿。”
“不,我不需要。我觉得你很需要,你可以留着。何况我还欠你两个人情。”
“你可真固执——等等,两个人情?”
橘右京已经吃完了,他把餐盘放进桶里,拾起刀插在腰间,说:
“一,你给我擦脸;二,你给我留饭。”
马可波罗笑了起来,“这算什么人情啊!兄弟,这是战友的日常。”然后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其实...我以为你好像不大喜欢我来着...”
马可波罗看到他的表情变成了一副复杂的样子,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滴。然后他朝马可波罗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说:
“对不起。是的,我真的不大喜欢你。”
——————————————————————————————————
猜猜橘嫂为什么不喜欢大菠萝(滚啊谁猜)
大概十五章完结,鬼知道
非常感谢能够把这智障玩意看到这里,以后也请关注(谁跟你一厢情愿)


评论(18)
热度(22)

© 靓丽武一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