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武一斫

q2377220165

请和我扩列
我是寂寞武一斫

【鸦皇子】不笑的斯维因

*一个带有魔法气息的(没脑子的)故事
*儿童嘉!儿童嘉!儿童嘉!BUG私设一堆,智障向,大家看了开心就好
*又名震惊!诺克萨斯策士统领竟然对小孩子……

〈1〉
杰里科·斯维因是一个习惯于掌控局面的人,他要求所走的每一步都在自己的预算之中,他做事情总是有条不紊,一丝不苟。事实上斯维因并不是事事不会出错,而是对待一些意外,他总能面无表情的把结局处理的尽量完美。这样的好处就是会给别人带来一种假象,诺克萨斯的英雄都对他的才智和稳重肃然起敬。然而在没有计划的应允下考虑特殊情况是一件十分费力的事,并且并不是所有结局都令人满意——至少他自己不。因此斯维因极度厌恶生活中的不稳定因素。
就像现在这个刚到他膝盖的德玛西亚皇子拽着自己的衣袍干扰自己补兵一样,斯维因陷入了他无法掌控的局面。
“你能不能别烦我了。”斯维因一把拉开他死死攥住自己袍子一角的手,后者又迅速用另一只手拉扯他可怜的被揉的皱巴巴的袍子。斯维因强压心中的愤怒,提着衣领把这个在他脚边滚来滚去的小皇子拎起来扔到一边,说:“我已经讲的很清楚,我们是友军,你再怎么攻击也造不成伤害。”
“这不可能。”嘉文从地上爬起来,明显不合身的宽大衣服有让他跌了个跟头。他固执的用袖子干净部位抹了把脸,说:“你是诺克萨斯人,生来就与我们为敌。”
斯维因听了他一番话,嘴角僵硬的扯了扯,他把袍子往身后一甩给嘉文一个耳光,朝着与他对线的法师——来自艾卡西亚的预言家,被围巾和遮面罩挡住了看戏愉悦的表情,说:
“你看,你得停一停。我要把这个烦人的小崽子送到上路去。”
虚空先知发出低低的笑声,他抱着胳膊飘到斯维因面前,盯着这个满脸敌意的小皇子看了看,有慢悠悠的飘回塔下,憋着笑说:“我是无所谓。”他坐到地上,弯了弯眼角,“不过伟大的虚空给你带来预言:你这几天将会过的相当有趣。”

〈2〉
德邦总管见到被斯维因拖到自己面前的嘉文四世,先是 诧异,后来迅速的把长枪往地上一插抱起脏兮兮的小皇子,冷着脸质问道: “你对殿下做了什么?”
斯维因嗤笑一声,“我对他做了什么?倒不如看看你们未来的国王有多刁蛮,对我一个残疾人又踢又拽,连骂带打。”他顿了顿,补充道:“至于他为什么变成这个样子,我也不知道。”
赵信看了看怀里的嘉文四世,他好像听出了两个人的冲突因自己而起,格外的安静,抿着肉肉的小嘴,眨巴眼睛望向斯维因,可能是盔甲硌疼了,在赵信怀里扭来扭去。赵信把他放下来,嘉文立刻拽住了他的裤子,还是盯着斯维因。
“我们应该结束这场召唤 。”
赵信极不信任的看向斯维因,拔起长枪牵着嘉文的手返回泉水。路上嘉文一直朝后看,对斯维因没有跟过来一事露出失落的表情。

〈3〉
联盟的召唤师检查峡谷时在野区腥红石像附近发现了德玛西亚皇子的铠甲、衣裳、武器和一些破碎的药剂,化验后发现虽然瓶子上标注为腐败药剂,里面却是巫师常用来配制给上流社会女子恢复年轻容颜的魔法药水——浓度异常高。同一场召唤的对方JUNGLE,虚空掠夺者也出现了类似变成幼童(准确说是幼虫,不过玛尔扎哈反对这种说法的意愿过于强烈)的状况。这就把责任转向了给商店提供装备的战争学院,而学院在调查后得出了监管不周试剂混乱的结论。德玛西亚官方对他们的皇位继承人被魔法中伤一事十分愤怒,但也表示如果能消除影响就会给予原谅(虚空先知则是另一种态度,他拒绝接受联盟采访并带着小小的卡兹克在瓦罗兰玩的不亦乐乎)。因此战争学院召集了所有的魔法师研制解药,不过因为服下药水的浓度过高,恢复需要一定时间。召唤也因装备的重新检查而暂时停止。
嘉文在这段时间里除了练枪没有一刻是双脚着地的——皇族的成员,皇子的亲信、朋友轮着抱抱这个软乎乎的小皇子,甚至宫女和侍卫也会在四下无人时揉一把他柔软的头发。除了武技嘉文没有其他童年时那样繁重的功课,对小孩子来说最开心的状态下他却并不是特别开心。
“总管……?我是不是对那个诺克萨斯人做了很过分的事?”
赵信蹲下来,思索片刻还是犹豫的点了点头。
得到答案的嘉文垂下了脑袋,咬了咬下唇。赵信搭着他的肩膀解释道:
“这不怪您,殿下。关于召唤和现在的世界您有太多不懂的东西了,斯维因不会在意的。”
嘉文摇摇头,“可他很生气,我应该去找他道歉,我想去诺克萨斯。”
“这不行,您不能去。”
“可是你不是说我们已经不再打仗了嘛?”嘉文瞪圆了眼睛,这让赵信不知如何回答。他们互相盯了一会儿,最终赵信妥协道:
“恕臣无能,殿下。即使处于和平状态,诺克萨斯也不是什么好地方。那里不受德玛西亚法律的管辖,他们不知道能干出来什么事。就算您带着一支军队,国王陛下也绝对不会允许的。……但也不是没有办法,召唤被停止了,峡谷是空闲的。属下派人代表德玛西亚申请使用。您可以邀请斯维因去那里,不过那个古怪的法师会不会接受就是外话了。”

〈4〉
我们反复强调杰里科·斯维因是一个沉着、冷漠、不苟言笑的人,没办法从他的表情中揣摩他的内心——因为他很少有表情,除了不屑的眼神。他不喜欢突发事件,如果可以,斯维因希望一切尽在他的计划而不是期望之中
。而嘉文四世就是一个极不稳定的因素,斯维因永远也猜不透他想干什么,这个年轻鲁莽的皇子总能让他活的十分刺激。所以斯维因拆开那封封着光盾家徽的火漆的信件,看到那封稚嫩、错误百出的道信时,他无法遏制的笑了起来。

〈5〉
“你不用跟着我。”嘉文推了一把希瓦娜,后者露出了困扰的表情,还没等她开口,嘉文抢先说:
“我不会有事的,你不用跟着我。”
“陛下嘱咐过我…要我不要离开您。”
嘉文不满的撅起嘴。他挺直了脊背,尽量让自己显得更有气势。他用稚气未褪的声音喝到:
“希瓦娜,你是我的禁军,你应该听我的命令!”
这位刚烈的龙族少女左右为难,她不安的攥紧拳头,看着嘉文被传送进峡谷,然后露出了一个懊恼的表情。

〈6〉
斯维因找了个合适的姿势坐在泉水的石梯上,碧翠斯落在他的肩头。泉水因为停用停止了波动,水面平静的就像另一个天空。嘉文淌过来踩碎了水面,歪着脑袋看戏眼睛都不转一下的斯维因。
“你是睡着了吗?”
“我不会睁着眼睛睡觉。”
嘉文开心的笑了,斯维因并不觉得哪里有趣。
“我以为你会。”
斯维因站了起来,狠狠地瞪了嘉文一眼,后者反射的缩了缩脖子。斯维因第一次发现吓小孩子这么有意思。
“你要讲什么?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别呀。”嘉文伸手要去捞斯维因的袍子,却被突然抬起的靴子踢住了手,疼得眼泪涌了上来。
“我那件衣服已经被你糟蹋的不能穿了,你还想来拽这一件?”
嘉文揉着小手,紧咬嘴唇,眼泪晃晃就要掉下来。
“怎么,你想哭吗?”斯维因语调平平,对自己所做的丝毫没有愧疚感,“你来干什么的,你个傻里傻气的小娃娃?”
嘉文吸了吸鼻子,对这个称呼非常不满,“我想让高兴高兴。”
斯维因一时沉默,于是他继续说:
“你为什么不笑一笑呢?”
所以说,斯维因讨厌跟嘉文四世扯上关系。除非是特别要紧、无法避免的情况,像是召唤,城邦外交,他愿意跟这个鲁莽的皇子离得远远的。年轻人皮肉鲜嫩,眉眼清新,一颗用不停止的心脏跳动有力,这是斯维因这样的老年人所没有的。比如说,这个年幼无所忌惮的皇子语出惊人,斯维因差点就窒息了。

〈7〉
“你可以抱抱我。”嘉文张开手臂,踮起脚尖,水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我为什么要抱你?”斯维因看着慢慢收起动作的嘉文,觉得让他吃瘪真是相当有趣。“我有什么收益吗?”
“别人都不会拒绝的,我想你也……”
“那真遗憾,你想错了,我对你完全不感兴趣。诺克萨斯是以武力为上的强大城邦,你呢,我动动手指你就得爬到地上。”说完还装模作样的在他眼前挥挥手。
嘉文打量了一下斯维因,权衡自己的能力肯定敌不过他,就什么也没说。
“况且我也抱不起你。我只是一个孱弱的法师,丢了一只胳膊,还瘸了一条腿。”
“现在还会疼吗?”嘉文试探性的触碰他的胳膊,斯维因意外的没有拒绝。
“早就没什么感觉了。”斯维因活动着手指,那只假臂涌动着血红色的光波,随着嘉文的触摸升腾翻滚着。
嘉文走的离斯维因更近,他伸长了手臂只够到斯维因的大腿,长着肥肥嫩肉的脸蛋磨蹭他宽大法袍下的膝盖。这个口无遮拦的小皇子说:
“那我抱抱你吧,先生。虽然你对我很坏,不过我喜欢你。”
一股无名业火窜上斯维因的头脑。他呼吸急促,心脏剧烈的砰砰狂跳。这算什么?这个狂妄的小鬼,无论大的还是小的都那么麻烦,一次次打乱他的计划,挑战他的底线,干扰他的情绪,让他引以为傲的冷静和理智被愤怒挤走。更可气的是,嘉文对这件事情好不知情,而且屡次变本加厉,留下收拾不清的摊子。斯维因忍了很长时间,现在他觉得是时候给这个不知道害羞的小皇子上上一课了。
于是杰里科·斯维因一把把嘉文四世从他腿上提起来,一只腿撑着地面半跪下去,用他像刀片一样冷酷的薄薄唇瓣堵住了这张话又多又辣的小嘴。

〈8〉
嘉文显得十分雀跃,他勾着斯维因的脖子,笑的非常开心。
“太好了,你已经不再生我的气了。”
斯维因缴械似的点点头。像被眼前这个小皇子感染一样,笑意从眉间漫延到嘴角,最终变成了一个他许久没有展露过的微笑。
石梯上的碧翠斯目睹了这一切,开口叫了两声,扑扇着翅膀不知道飞往哪里了。

〈9〉
这场变成小孩子的闹剧很快结束了——一天德玛西亚皇子醒来时发现睡衣像鼓面上的牛皮一样紧绷在自己身上,感到茫然无措。并且他对自己身体发生变化一事全然无知,或许这对有些人来说是好事,但不是全部。同事联盟开放了召唤,这段缺失的记忆似乎对嘉文四世没有太大影响,他也没有深究自己到底干了什么(可能是怕问道什么尴尬的事情而挂不住面子),毕竟对一个把目光方向未来的年轻人来说这段插曲并不算什么…对吧!
嘉文四世拨开一人高的草丛,从下路野趣钻出来到对面去。经过中路时他看了斯维因一眼。也许是听到了声音,也许是感受到了身后的目光,斯维因偏过头去和他四目相对。嘉文四世冲他眨眨眼睛,提枪冲进了野区。
不一会儿,那张他认为愚蠢的不可救药的脸重新回到斯维因的视线里。嘉文半个身子探出草丛,他向斯维因勾勾手,并压低声音喊道:
“你过来!”
斯维因并不想理他——他这样告诉自己,如果不主动过去他可能会把自己拖过去,事情变得的更加难以控制。于是斯维因极不情愿的离开中路。
嘉文一把把斯维因拽进草丛,屈膝蹲下,斯维因半跪在地上。还没等他吐露不满,嘉文把他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来,莹蓝色的光芒瞬间映亮了这篇区域,火焰舔砥着他的掌心。
斯维因没有任何能透露情绪的表情,“你想干什么?”
嘉文没有说话,把手向他面前又伸了伸,充满了期待。苍蓝石像的火舌几乎要蹦到他脸上。斯维因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他的用意,于是抬起胳膊想要接过这团火焰。然后,嘉文四世,迅速的收回手掌把它一口吞了下去。斯维因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身边就立刻出现了红蓝交织的石像光环。
嘉文捂住嘴肩膀颤抖,最后实在憋不住笑出了声。斯维因看着这个没事找事快笑差气了的皇子,本意想发火,却不知何故竟也跟着低低的笑了起来。
“你欠打吗?好玩吗?”
嘉文四世调皮的眨眨眼睛点了点头,“哈哈哈开个玩笑,下个再让给你。”他略顿,接着说:“你不是也觉得好笑吗。”
“噢,你从哪里看出来的?哪个法师会因为看着别人吃了一个苍蓝石像而高兴?”
“你不是也笑了吗?”嘉文反问,“你想不承认?”
“我没有。”斯维因扶着地面站起来,勾起的嘴角还未放下,他无视嘉文的反驳,固执的说:“我没有,你看错了。”
——————————————————————————————
一句话概括主旨:乌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傻逼皇子他妈好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嗯…刚入了鸦皇子,还在一点点摸索。非常喜欢他们!嘉文真的很可爱!乌鸦真的又潇洒又霸道又攻气!
看了很多斯维因和嘉文的相关作品,还是这对cp最戳心脏XDD虽然很喜欢小皇子,还是很想看他倒追斯维因,有种(就应该是这样发展)的感觉
希望他们永远幸福!希望有更多人来吸鸦皇子!
还有嗯…我永远爱皇子大人!!!德玛西亚怎么出了个这么可爱的小宝宝啊pvpp统领大人一定要好好爱他一辈子啊!!!

评论(7)
热度(15)

© 靓丽武一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