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武一斫

q2377220165

请和我扩列
我是寂寞武一斫

【白鹊】致千年前的那位先生

*还是神经病脑洞
*课间五分钟速涂
*我是谁我在哪儿
尊敬的秦缓先生:
       这封千年之后的来信,希望您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

没了。
作为一名写手,李白的文章华丽用华丽的语句堆砌藻饰,收到很多年轻人欢迎。而现在他握着笔坐在靠着窗户的桌子边,苦苦斟酌着用词。浏览?阅读?该用什么好呢?干着情窦初开的姑娘干的事,李白自暴自弃的瘫在身边的一摞书上,给指甲留下一道道白花花的齿痕。
没人知道李白多爱扁鹊。
李白大量搜集关于扁鹊的书籍。他的传说,他的生平,他如何被世人所评价,李白烂记于心。书的扉页印着扁鹊的复原像,里面的人在李白的速写本上换了多种姿势。李白走到落地窗边,望向不远处立在十字路口的扁鹊像,拿铅笔低头勾勒起来。直到夕阳给塑像镀上一层金红,那个背着药篓子的背影棱角不清,李白才合上速写本。纵使画中的人再逼真,终归是画中的人而已。李白看着自己一下午的成果,想,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会比画的更有灵魂呢?他显然已经忘了那封信,被夹在书与书之间,一字未动的。
李白想见扁鹊。
你恋爱了吗?——庄周是这么问的。李白从发呆中回过神来,端着的咖啡杯只有掌心余温残留。他放下空杯子,问自己,这是恋爱吗?
人们永远无法窥测庄周的想法,有人说他是催眠师转行当了编辑。他的眼睛似乎从未睁开,总是笑眯眯的,但令人生畏。李白从不畏惧庄周——除了截稿日。
李白回答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了。只记得庄周笑了笑,说,那就是喜欢吧,喜欢就告诉他啊。李白心里一阵酸楚,咸涩的液体顺着眼角滑至下巴。
没错,我恋爱了。我爱秦缓,那个死了一千多年的医生。没有理由,他就是让我痴狂。我想写信寄给他,连同我的画一起,告诉他我爱他。我没办法解脱,也不想解脱。我希望他每夜出现在我的梦中,即使我第二天会陷入无尽的孤独深渊。我爱他,我快被他折磨疯了。
李白吼了多长时间他也不记得了。他狼狈的抓着纸巾,额钱的碎发被汗泪黏连成一绺绺。庄周坐在旁边,一只手按在李白的肩膀上,说,想这么干,那就这么干吧。
扁鹊站在桥上,看着浓雾里越来越清晰的庄周的身影。庄周拿着一封信,递给了扁鹊。一边给他抹泪一边说,开心吗,越人,他还记得你啊。
第二天,李白打开门,那个整日折磨自己的人出现在面前。和梦里一样,暗紫色的围巾看上去脏兮兮的,遮住了半张脸。挑染的刘海随着身体的颤抖一晃一晃。庄周介绍说,这是你的新编辑,秦缓。
—————————————————————————
最近看了好多神经兮兮的番,感觉自己也快神经了。
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8)
热度(45)

© 靓丽武一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