靓丽武一斫

q2377220165

请和我扩列
我是寂寞武一斫

【刀e】没意义的游戏不如摁地上亲一顿来得有效

*灵感来源于伊桑格林的群居生活

*BGM(超好听!

“告诉你个好消息。”

伊泽瑞尔一只胳膊揽住泰隆锁在衣领里的脖子,狠狠地往后一背,泰隆的脑勺立马撞到了沙发靠背上。伊泽瑞尔用肘部强迫他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手机屏幕,好让他从那一个球都没进的垃圾比赛中回过神来。

“我找着新男朋友了。”

伊泽瑞尔兴奋地朝泰隆一张张炫耀与他男朋友的照片,还喋喋不休着这个人工作多么好身材多么棒长得多么俊俏,刻意去无视泰隆慢慢上移盯住自己下巴的血红色眼珠。

“跟两个月前刚和自己分手的人介绍新欢。伊泽瑞尔,你想表达什么?”

“态度真差。比我想象中的还冷淡。好歹是室友,你和我一起开心开心呗。”

伊泽瑞尔悻悻的收回手按下锁屏,泰隆也从靠背上弹起来继续看球赛。音响里传出解说慷慨激昂的声音,伴随着人群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在只有几件简易家具的客厅里显的空荡荡的。

伊泽瑞尔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处境十分尴尬。他假装放松和泰隆一起看电视,但站在沙发后面绷紧肌肉什么都看不到心里去。伊泽瑞尔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道歉吗?他可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泰隆好像很生气,自己应该让他平静下来——顺便让自己也平静下来。于是他挪动脚步,想坐到沙发上去。

“我也告诉你个好消息。”

泰隆冰冷的声音冗长低沉,甚至压过了电视的嘈杂。他似乎受不了了那破脚法,抓起遥控器换了个频道。刚安静几秒的客厅重新被不知哪国语言的对白充斥。

“你这个星期就搬走,我下个月要结婚了。”

伊泽瑞尔走路带起的声音到沙发拐角处就停止了。泰隆没有看他,手心里渗出的汗载着灰尘一同溜到遥控器按键的缝里,回头还要用细棉棒把脏东西剔出来。泰隆也没认真听电视里激情拥吻的男女说了什么,他的思维飘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小事上。半晌他才听到伊泽瑞尔回答:

”那真是恭喜你。“

关门的声音轻且细小,泰隆还是捕捉到了。他回头看时,伊泽瑞尔已经回自己的房间了。泰隆重新倒向了沙发,顺手关了电视,把整张脸嵌进伊泽瑞尔搭在靠背上的外套里。

泰隆的雪佛兰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伊泽瑞尔一手搭在车窗上,一手扒着方向盘。风的呼声在高速行驶的汽车撞击下炸雷一样在车内响起,完全压住了CD音乐。泰隆用点火器点了支烟,关上了被吹得残破不堪的曲子。

”哥们,你知道吗?“伊泽瑞尔狡黠的笑了笑,要是叫非常熟悉他的人知道,立刻会想点什么措施来预防伊泽瑞尔的鬼点子。

”我是个大路痴,换条街就能卖的那种。你让我开车真是个大错误。“

伊泽瑞尔斜眼瞅了瞅泰隆。泰隆没有表现出过分激动,他慢悠悠的吐着烟雾,完全融入”去旅游“这个角色中。

”有GPS。“

”忘了跟你说了,上次用你车的时候GPS就该更新了,现在用不了。“

”到下一个休息站的时候要张地图。”

”我可不认识地图!你认识吗?“

泰隆沉默了一会儿,说:

”不认识。“

”哈哈哈哈哈哈哈!“伊泽瑞尔昂起头放荡不羁的大笑,不过也融入风里,被甩到身后去了。

”上帝让两个路痴一起自驾游,命运真是太奇妙了!“

泰隆听着伊泽瑞尔没有恶意的调侃,沉下头也不禁笑起来。虽然仅是浅浅的勾勾嘴角,伊泽瑞尔也注意到了。

”怎么办,车主。我们还要这样漫无目的的开到什么时候?“
伊泽瑞尔的声音里没有一丝焦虑,反而满是像被塞小纸条一样的喜悦。若不是风的阻隔,伊泽瑞尔早就吹起了口哨。

”怎么办呢?司机定吧。“

泰隆掐灭了烟,把烟蒂摁进挡风玻璃后的烟灰缸里。他舒舒服服的瘫在椅子上,看着伊泽瑞尔不断变化的表情,自己也跟着跟着开心起来。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遇见岔路就抛硬币,到那儿去哪儿玩。后备箱里有一些简单的修车工具。“

伊泽瑞尔说话非常用力,因为要盖过风的狂吠。他的刘海被风整个掀起来,金色的发丝纠缠在一起舞动。眸子本就如碧波般潋滟,在飞尘的刺激下又镀上了一层水渍。他半咧着嘴笑得开心,脸颊不知是因为夕阳还是兴奋散开一层红晕。泰隆呆看着他,没发觉自己早已解开安全带在伊泽瑞尔的额头上印下一个吻。

伊泽瑞尔和泰隆开了两个多月的车,路上爆胎三次,油用干三次,发动机熄火一次。车抛锚走不动了,他们就停到应急道上,撑开遮阳伞,顶着毒辣的太阳,一人抱着两三个苹果啃,等交警赶过来解救他们。每每被问起他们要去哪里时,泰隆都闷头吃苹果一言不发,伊泽瑞尔则是看向远处被升腾热浪炽烤成白茫茫模糊一片的远处公路,鼓着腮帮子咀嚼,笑的意味不明,说,谁知道,管他呢。

伊泽瑞尔看到路路上写着自己目的地的路标时,不知道该难过还是高兴。两个人在海边口买了最便宜的泳衣——他们的现金几乎全花在一路郊区的苹果摊上了。泰隆从后备箱提出海滩椅和伞,还有在副驾驶座位下一堆没吃完的苹果。伊泽瑞尔一脚踢起一堆湿沙,全打在蹲着扎椅子的泰隆背上。泰隆转过身,不轻不重的给他一拳,两个只穿着沙滩裤的大老爷们立刻在被海潮染湿的沙滩上滚成一团。

伊泽瑞尔啃着苹果,泰隆咂摸着烟,他们并排躺在沙滩椅上,彼此紧贴对方,不让皮肤暴露在阳光下。小孩子玩水枪嗞出的水花时不时溅到他们身上,周围人群的喧闹和欢呼都不能打破他们相依偎的宁静。伊泽瑞尔掐掉泰隆的烟,用被自己啃得参差不齐的半只苹果堵住他的嘴,两只手撑着脑袋,看着海里嬉戏打闹的人群,说:
”告诉你件事。我不是路痴,记忆力超好,这个国家大半个地图都是我绘制的。“

泰隆衔着苹果点点头。

”再告诉你件事。我和我男朋友劈腿了。'

泰隆上下颚一齐用力,苹果的汁水顺着嘴角滴了下来。泰隆一把抹掉,在沙子上擦了擦手。

”还有,修车工具是我放的。“

泰隆腾出一只手拿苹果,咀嚼了两下把嘴里的咽了下去。他另一只手穿过伊泽瑞尔插在一起的胳膊,说:
”我也有件事告诉你。我当然认识地图。“

”结婚是家里人擅自决定的。“

伊泽瑞尔一头歪在泰隆结实的胸膛上,苦笑着说:

”那你不结婚了好不好。“

泰隆把苹果核丢进垃圾袋里,捧住伊泽瑞尔的脸贴上了他的嘴唇。蜻蜓点水的一个吻过后,泰隆说:

”那当然可以。“

————————————————————————————————————————

年轻轻的吸什么钙片啊!

求甜滋滋的钙片!这儿存粮都吸干了只剩刀子了,伤身伤肾

最近老番新番堆在一起看,喜欢的小哥哥哗啦啦多出来一大堆,天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感谢您的阅读o(≧w≦)o~~

评论(2)
热度(79)

© 靓丽武一斫 | Powered by LOFTER